当前位置: 主页 > 校园新闻 >

新一代海归多是独生子女 父母是影响职场规划因素吗
2018-07-28 14:40  

近年来,海归人数持续增加,其中独生子女的比例也在不断攀升。据调查显示,海归中独生子女所占比例为70.8%,远超过非独生子女的人数。

图为马萌2012年在马来西亚大汉山国家森林公园与犀鸟合影。

独生子女有着特定的成长环境和空间;海外求学使他们经历了长期与父母分离的生活;而学成回国后,他们又必须独自承担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,努力平衡二者的关系,这便是海归中的独生子女这一群体的特殊性所在。他们拥有“海归”和“独生子女”的双重标签,家庭因素难免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职业规划。

在步入职场初期,他们大多还未组建自己的小家庭,因此考虑更多的是原生家庭。一方面,他们要承担赡养照顾父母的责任,另一方面,父母的意愿和想法也会影响他们的职业选择和职场规划。

那么,父母的意愿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他们的职业规划?面对照顾父母的责任和工作压力,他们在职业上又有哪些特殊的考虑和需求?

短期侧重实现个人理想

中长期考虑照顾父母

未来要考虑照顾父母!这是绝大多数独生子女海归的普遍想法。

对于身为独生子女的海归来说,随着父母年纪增高,家庭因素在未来较长远的时间段内会对他们产生更大的影响,他们往往会将这一因素纳入自己的长期职业规划中,但在现阶段,他们则更注重个人价值和职业理想的实现。

苗婉笛是家里的独生女,曾经在英国诺丁汉大学留学,回国后已在福特汽车公司就职5年。当被问及家庭因素是否影响了她的职业规划时,她说,家庭因素的影响在短期内还不显著。“求职时,我更多考虑的是哪个企业更加适合我,哪个行业更有发展潜力,或者哪个城市能够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。‘离家近’并非我在选择就业城市时的关键因素。”

现在苗婉笛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城市,一年中也只有在节假日才能回家,但她觉得现阶段还没有太多这方面的顾虑。“现在交通和通讯技术很发达,父母经常会来南京看我,坐高铁两三个小时就到了;平时我和父母也常用微信联系,随时了解彼此的情况。但是随着父母年龄增长,到了生活上难以自理的时候,我会考虑将工作做出调整,以方便照顾他们。”

同样是独生子女的贠飞曾就读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,现在是百威英博啤酒集团需求管理部门副总监。对于家庭因素对于职业规划的影响,他分享了自己的看法。“影响肯定是有的,但是目前父母身体健康,还没有退休,而我的职业也处于不断调整和上升的时期,所以目前的重心还是会放在完成自己的职业目标上,这样才能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。等到了将来某个特殊的时间点,为了更好地照顾父母,我可能会选择到离家乡近的城市发展,或者把父母接到我身边。”

父母态度大多开明

独生子女持“回报”之心

身为独生子女的海归,其职业规划与家中长辈的意愿和想法有多大关系?

“我父母的思想观念很开明,”苗婉笛说,“他们在职业选择上给予我充分的自由。虽然心里希望我能陪伴在他们身边,或者在离家近的城市工作,但是更希望我能有更好的发展平台。而且现在他们能接触到很多的新鲜事物,业余活动也很丰富,所以我不担心他们自己在家会孤单。”

即便父母认为孩子的“翅膀硬了”,但作为独生子女的海归仍有心理压力。这种“回报父母养育之恩”的心情,也化作了他们在职场拼搏的动力并影响着其职业规划。

马萌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,回国后就职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的市场部门。“我是家里的独生子,离开家乡工作已经5年多了,虽然这份工作让我和家人聚少离多,但是他们从未给我施加压力。压力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我自己。每次回家都觉得父母又比前一次见面衰老了许多,我对他们怀有很深的愧疚感。”马萌表示,父母始终尊重并且支持他的职业选择,在他工作之后还为他提供了物质和精神层面的支持,替他排忧解难。

图为2015年初贠飞(左)携妻子回家乡延安看望父母。

生活中有经济压力

职业规划面临两难

与所有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一样,身为独生子女的海归在生活中也有经济压力。没有兄弟姐妹,他们要一个人承担赡养父母的责任,在职业规划中常常陷入两难的局面。

马萌对此深有感触:“我常常在想,怎样才能更好地协调家庭和工作的关系。作为独生子,我要照顾父母,如果把他们接到我工作的城市生活,高昂的房价和生活成本无疑是巨大的挑战;而如果我选择回家乡工作,又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合适的工作机会,个人职业发展前景也不如现在。而且我的另一半也是独生女,我们两个人要照顾4位老人,经济上、精力上的压力确实不小。”

对此,马萌也提出了自己对国家相关社会福利和养老政策的期待。“我觉得针对独生子女群体出台相关政策是必要的。比如一年中有额外的假期可以让我们回家探亲;或者在遇到父母生病这样紧急的情况时,可以有临时请假的机会。在经济方面,希望可以给独生子女报销一年一次或者两次的回家探亲路费。”他认为,让公司修改假期制度不太现实,但是如果政府出台相关政策,则能够切实减轻独生子女群体的负担,使他们既能更好地照顾父母,也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职业发展中。

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杨蕊就职于厦门一家外企,她希望独生子女能够在购房方面得到一定的政策补贴。“厦门的房价一直居高不下,以我现在的收入水平很难应对来自房贷的巨大压力,没有兄弟姐妹的帮助,一个人既要承担家庭的日常开销还需要攒钱买房,真的很难。所以我一直期待在购房政策上能够对我们这个群体有一定的倾斜。”

(林晓晖)

鄂ICP备05008305      武昌工学院 版权所有 © 2016  wpuic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地址; 武汉市洪山区白沙洲大道110号(原白沙洲张家湾街19号) 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