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校园新闻 >

评论:高校人才交流别成了“摘桃子”大赛
2018-01-26 18:16  

高校“挖人”已经不是新闻。但你有没有想过它的负面影响?近日,上海市政协委员文军聚焦高校非理性“挖人”现象,提交提案建议完善人才流动管理机制。

高校开高价“挖人”本身不见得是坏事,因为这意味着知识分子终于“值钱”了。据说,为了吸引人才,一些高校开出了800万元房补、100万元年薪的高价。头顶“院士”“长江学者”“千人计划专家”“杰出青年科学家”等帽子的人才,更成为首选目标。这不但有利于改善至少高层次知识分子的生存环境,而且增大的科研投入也会对学术科研起到促进作用。

但是,高校盲目“引进人才”“挖人”成风值得警惕。这主要是因为目前高校“挖人”的标准单一、手段偏颇、目的功利,长此以往必然破坏我国整体学术生态,造成学术水土流失,学者队伍青黄不接,乃至搞坏一代学风。

稍加关注就会发现,如今高薪“挖人”的高校当然有拉动本校多出学术成果、多培养人才、推动学科建设等长期诉求,但也不可否认还有迅速得到“回报”的短期目标。也就是说,房补也好,年薪也罢,其实都是一种投资,对此,校方也就是投资者有强烈的“回报”预期。而所谓“回报”,无非这些头顶桂冠的学者在政界、学界、产业和传媒领域深耕多年所形成的广泛人脉、学术名望或其他甚或不可明说的“资源”,而这些都可以为高校的学位点申请、学科评估以及课题申报等助力,甚至变现为校领导的政绩。

以学科评估而论,发表在权威期刊上的论文数量是主要指标之一。于是乎,我们看到,有些教授发表论文时,今天署的还是甲单位,明天已变成了乙单位,有的干脆署上长长的一串头衔,因为每个头衔都是对新老东家的“承诺”和“回报”。同样,获取多少重大项目、科研基地等也是衡量高校“办学水平”的一大指标。由此,我们看到有的被引进者为了展示“回报率”,就倾向于选择一些短平快、容易出成果的题目来做,甚至重复自己过去的研究,“新三年、旧三年、缝缝补补又三年”,以名目繁多的“项目主持人”“课题负责人”等身份轻松游走于各大高校之间,一个聘期换一个单位,成了“跳槽专业”的资深教授,而那些需要坐冷板凳、短期内拿不出成果的项目则爱答不理。

而且,高校忙于引进学有所成者,一心一意“摘桃子”,投向青年学者培养的资源和精力也必然会减少。这股风刮久了,大家就见怪不见,就会形成一种制度惯性,似乎“引进人才”是一个高校科研人事部门最首要的任务,更根本的“培养人才”反而退居二线了。长远地看,这还有可能影响到青年学者的心态。有道是“言教不如身教”,一项实际政策的导向作用远大于一打政治报告。有的“青椒”难免会以前辈、导师的人生轨迹为“榜样”,千方百计挤进各种“计划”“工程”,获得一个被挖的“资格”。显然,这既不符合人才培养的方针政策,也不利于青年人真正成长成才。

当然,话说回来,笔者并不是一味指责“挖人”。学术的生命在于创新,而创新来自于交流。这既包括思想的交流,也包括人才的交流。当年蔡元培先生执掌北大后,不也是四处“挖人”吗?梁漱溟、陈独秀、胡适都是他挖来的,从而成就了中国教育史乃至思想文化史上不朽的辉煌。可见,僵化的学术体制既不符合学术规律,也不适应时代所需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高校确实担负着促成人才流动的使命,而高校的崛起也需要人才的聚集。

但是,校长爱才,挖之有道。“挖人”应以学术共同体的建构和推动思想文化真正繁荣为目标和动力。也就是说,高校在为人才提供必要的物质保障基础上,与其开出天价挖人,不如列出若干个有价值的课题,通过设置学术课题和公正的评价体系吸引人才。进而以学术旨趣为纽带构建有梯度的学术团队,围绕重要课题共同攻关,在推进科研中丰润学术土壤,培养青年人才,营造“天下熙熙,皆为学来,天下攘攘,皆为学往”的生动局面。

鄂ICP备05008305      武昌工学院 版权所有 © 2016  wpuic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地址; 武汉市洪山区白沙洲大道110号(原白沙洲张家湾街19号) 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