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队伍建设 >

云南农大校长盛军被学生称“宇宙超级无敌大暖男”
2016-06-23 15:36  

  6月16日下战书5时,在持续地掌声中,身穿红色校长服、鬓角花白的云南农业大学校长盛军缓步走向礼堂舞台中心,向台下1000多名学生深深鞠躬。掌声连续了15秒,盛军鞠了15秒。

  “校长辛劳了!”人群中发出一声肺腑之言,很多学生眼角潮湿。

  持续3天,盛军站在台上,为581名博士硕士毕业生、4121名本科毕业生、1088名专科毕业生授予学位证书。握手、拨穗、授证、合影,同样的动作,在3天里,54岁的校长做了5790次。

  这是盛军第4年“毕恭毕敬”送走毕业生。

  “连续主持授位仪式4年,看着校长亲授学位4年。每场3小时,为超过700名学生亲授学位。我想我看到的,是校长和母校,送给咱们每一个学生浓浓的爱和尊重。”学生主持人马伟良在仪式停止前哽咽着说。

  “我在心里盘算过,握手、拨穗、授证、合影,每一个学生实现学位授予典礼大略要花18~20秒,假如学生要拥抱的话,就再加上3秒。”盛军说。

  确实有不少学生早就打算好要拥抱校长。来自云南丽江、从机电设计学院毕业的何彬也这么想。可是当他走上台,在上千人的凝视下,他一下子慌了神。他只记得,校长向他授予学位的短短时间里,问了他姓名、故乡和将来的盘算。

  “校长问我是不是纳西族,他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他很爱慕当时一个胆大的学生,上台鞠躬致谢完,就到盛军身后给他捶起了背。

  学生们都奇异校长为什么不累?盛军也确定了自己:“在所有的大学校长中,我膂力或许是最好的吧。”

  “但实在我挺累的。”盛军瞎话实说,为学生亲授学位本是校长的本职工作。“我只坚持了3天,孩子们已经保持了4年。我只花20秒的时光,可对学生来说就是一辈子的回想。”

  他记得,2013年刚到任云南农业大学校长时,一名研究生在闲聊时说,“不知道自己本科时的大学校长叫什么名字”。

  “他的话让我想了良多,我不能让我的学生4年之后连校长是谁都不晓得。当时我就下信心,要亲身给每一名毕业生授学位。”他说。

  在5790次反复的动作中,他的心坎是激动的,眼里也含着泪花。

  一名在汶川大地震中受伤的研究生,吃力地走上台、吃力地伸出手接过学位证书,他告知盛军,他考上了网络保险工程师,已谢绝雅虎等诸多至公司的邀请,筹备本人创业。

  “那是对自我的尊敬和信念。”他记得第一年授学位时,一名患有小儿麻木症的女学生拒绝让别人取代上台的提议,决议要亲自接收人生中这肃穆的典礼。

  饱含热泪的盛军将学生扶上台,授完学位后又把她送下台。当时,全场师生起破,为女学生、为盛军,发出热闹的掌声。

  作为一名科学家,他的研讨涵盖生物制药、高原特点农业、大健康工业、大数据等范畴,他第一次迷信阐释了普洱茶降血脂、降血糖的分子机理,研发了普洱茶高深加工技术跟生物多酚代谢免疫调节技巧,绘制了世界上首个辣木、铁皮石斛基因组精致图谱,在西南地域树立了第一个农业大数据核心。

  自从当上云南农业大学的校长,盛军就始终以“谄谀”学生而有名。

  他关注学生的课余生涯,对学校记者站、官方微信,社团活动支撑用度增添了10倍以上;他激励学生浏览和锤炼,学校的藏书楼、体育馆为此开放时间都得以延伸;他参加学校大大小小活动,一次“彩虹跑”,他和大家一起跑完整程,到了终点还所有人一起摆“剪刀手”拍照。

  他是个“老顽童”,与同学们一起打“彩粉仗”,他在跨年晚会上惊艳献唱。在校园的,他愿意和同窗们玩自拍, 有时是被学生拦下来“求合影”,有时是自己“蹭照”。

  “如果走在路上不学生乐意和我一起合影,我会想,是不是颜值不够?”他说。

  他偶然说出的网络词汇“吓逝世宝宝了”“萌萌哒”,会把学生“吓”到,学生亲热地称他为“宇宙超级无敌大暖男”“最文艺校长”。

  2015年年底,在加入本报“学生喜爱的大学校长推荐运动”,盛军以93533高票获选为“2015年学生爱好的大学校长”。

  “这是我最快慰的一个大奖。”盛军说,“大学校长代表了一个大学的精力风貌;校长要多为学生着想。没有大学生就没有大学,没有大学生的未来也就没有这个大学的未来。”(张文凌)

原题目: 云南农大校长盛军被学生称“宇宙超级无敌大暖男”

鄂ICP备05008305      武昌工学院 版权所有 © 2016  wpuic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地址; 武汉市洪山区白沙洲大道110号(原白沙洲张家湾街19号) Power by DedeCms